家中的远征军遗物

来源:发布时间:2015-09-01点击次数:

20101211340,父亲艰难地走完了他87年人生旅程……

当父亲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,我们全家含着泪花带着哀鸣,点起了香、蜡,为父亲燃起了落气钱。一团团火光伴着缕缕青烟卷起阵阵灰鸢在空中盘旋。我透过闪烁的火光凝望着父亲的遗体,滚滚热泪泉涌般地落进了火盆。

一张张钱纸,一闪一跃的火舌,燃烧着我悲痛的心。突然我想起了父亲珍藏在箱子里那件淡黄色的丝质背心,这是一位远征军战友留给父亲的永远纪念。我急忙找出背心,轻轻地推开放进火盆,火光顿时明朗起来,照亮了父亲惨白清瘦的脸,照亮了父亲永恒的慈祥和安然。我想父亲定会带着这件背心,在另一个世界去寻找那位远征军的战友吧!

那件淡黄色的丝质背心,伴随着父亲60多个春秋,虽然岁月无情地带走了背心昔日的风彩,但父亲仍视它为宝中宝。

几十年来,那件背心我只见父亲穿过一次,那是在庆祝抗战胜利50周年的纪念日,父亲那天很兴奋,还破例喝了酒,然后脱下背心,小心翼翼摊在桌上,庄严地行着军礼,便陷入沉思之中。良久,父亲闪动着泪光,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悲壮而久远的故事。

抗日战争时期,一对同窗学友在春城昆明巧遇相逢,他们一个是滇缅战场凯旋而归的军官;另一个是从印度抗战返国的士兵。在民族存亡之际,投笔从戎的他俩,在不同的战线,不同的国土与日寇浴血奋战多年。此时,远征军第五军在昆明干海子补充整训,准备全面进军湖南、两广与日寇决战。

这对同窗学友,在异地他乡,道不尽抗战的艰辛,说不完思乡的情深……

时至三伏,虽说是四季如春的昆明,此时烈日当空,气温在30几度以上。他们来到火车站,等候昆明去沾益的列车。这里到处是战争留下的伤痕:没有候车室,满目尽是荒凉的土地和悲楚的难民。

在烈日下, 他们挥汗如雨,口干的快裂了。一位老翁来回不停地叫喊:”卖凉茶哟,卖凉茶哟……”他们身无分文,无法去向大爷买碗凉茶解渴。他们不知道列车何时启程,也不能远离找水。

列车终于喘气了,他们没钱买票,只得攀上车顶……分别时,军官从衣兜里掏出心爱的自来水笔,在掌心里画了画,把笔送给士兵做纪念;士兵接过笔也再手上写了写,然后脱下身上的背心赠给军官做留念。他们相视而笑,各自亮出掌心:胜利后,车站见!然后,四只拿过枪杀过日寇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……

抗战胜利了,军官如约去昆明车站见士兵,一个星期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都没等到士兵,军官跑遍了士兵所部队:原来士兵在一次护送抗日物资时已英勇牺牲……

在黑白颠倒的年代,父亲因为那段在远征军的抗战历史,被停职、抄家、挨批斗、关牛棚”……饱受折磨,历尽苦难,但是士兵唯一的遗物却始终被父亲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。

历史终于公正评价了远征军,人民没有忘记抗日远征军……生命有限,真情永恒。抗日老兵的遗物,已被父亲珍藏了大半生。透过它,呈现的一段心路之旅,蕴含着一种永远的怀念…… (文:张承捷)

附: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中国远征军军歌

君不见,汉终军,弱冠系虏请长缨,

君不见,班定远,绝域轻骑催战云!

男儿应是重危行,岂让儒冠误此生?

况乃国危若累卵,羽檄争驰无少停! 

弃我昔时笔,著我战时衿,

一呼同志逾十万,高唱战歌齐从军。 

齐从军,净胡尘,誓扫倭奴不顾身!

忍情轻断思家念,慷慨捧出报国心。 

昂然含笑赴沙场,大旗招展日无光,

气吹太白入昂月,力挽长矢射天狼。 

采石一载复金陵,冀鲁吉黑次第平,

破波楼船出辽海,蔽天铁鸟扑东京! 

一夜捣碎倭奴穴,太平洋水尽赤色,

富士山头扬汉旗,樱花树下醉胡妾。 

归来夹道万人看,朵朵鲜花掷马前,

门楣生辉笑白发,闾里欢腾骄红颜。 

国史明标第一功,中华从此号长雄,

尚留余威惩不义,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