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唠叨

来源:发布时间:2014-06-12点击次数:

我母亲是个说话做事都较为干脆的人,可父亲却有点婆婆妈妈唠叨的习惯。

对于父亲的唠叨,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。那时,父亲下班回家,不管有多累、有多饿,他都喜欢把我抱在怀里,亲我、逗我,还时常向我嘀咕一些我根本无法听懂的东西。

 

    

 

一次,我在父亲怀里闹得正欢时,父亲突然指着我前额,严肃地问:“三三,长大后,你打算做啥?”这时,我看见对面走来一位挑煤的人,便脱口而出:“挑煤炭。”这话令父亲失望了,他望子成龙的心把这看成是小孩儿“抓周”一样预示未来。父亲笑容顿失,骂我是没出息的东西,接着又给我讲了许多我当时根本无法听懂的话。我以为父亲还在逗我玩,就一个劲地傻笑,气得父亲在我小屁股上重重拍了几下……

记得我第一次背上书包的早上,父亲告诫我“三三,从今天起,你就是学生了,学生读书,也同工人上班一样,要遵守纪律,要听老师的话,要好好学习……”

我们兄妹就这样在父亲地唠叨中学习、成长、进步……直到“文革”开始,父亲对我们兄妹的唠叨变得少了,整日忧心忡忡,偶尔还自言自语叹惜道:“多好的干部,多好的领导,怎么会是反革命走资派呢?!工人不生产,学生不上课,这像话吗?……”

不久后,父亲也被造反派打倒,送进了“牛棚”……

当我再次听到父亲的唠叨,是在下乡去当知青时,父亲一步一踉跄地赶来车站来为我送行。他脸色腊黄而浮肿,拖着虚弱不堪的身子,气喘吁吁地来到我跟前,颤抖着嘶哑嗓音说:“三三,你戴…上光荣花了,要好…好好接受贫…下中农地再教育,争…取成为可…以教育好的子…女……”父亲悲哀哽咽,眼里不停地滚落出晶莹的泪珠……

在漫长的知青生涯中,父亲为我送行时的唠叨一直萦绕在耳边,陪伴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而困苦的日子。

父亲平反昭雪后,我和二哥相继返回了矿山,当上煤矿工人。我回矿吃第一顿团圆饭时,父亲一反常态地为我和二哥各干了一杯酒,然后,他口若悬河地说:“你们的工作都来之不易,要好好珍惜,要好好感谢党。你们生在煤矿,是矿山的后代……”

父亲边喝酒,边说,他很兴奋,也很激动,话语里充满着对打倒“四人帮”后的喜悦,流露出对矿山后辈无限的期望。

我们兄妹在父亲唠叨中降临人世,在父亲唠叨中走进学校、进入社会。姐姐成为了人民教师,妹妹成为了白衣天使,我和二哥在煤矿分管煤质工作……

父亲长年离不开书报,他走完了八十七年人生的旅程。他平生教导我们最多的是:做人要堂堂正正,做事要公公平平,一个人要有上进心,还要有爱心,善良心和同情心……父亲不光唠家常,还喜欢谈论古今中外名人典故、社会政治、医学卫生、乃至生活小巧门等等。

父亲的唠叨,是一本不成文的百科全书,丰富我们兄妹简单不停思索的大脑;父亲的唠叨,是响个不停的警钟,它时刻敲打、引导我们,使我们在漫长曲折的人生路上从未迷失方向;父亲的唠叨,是一种不间断的父爱,如淅淅沥沥的雨,滋润我们躁动的心田……   (张承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