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达电子报

临水而居

来源:本站发布时间:2014-03-28点击次数:

临水而居,似乎命中注定。水如高人,在神秘指引。

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,感谢父母把我生在大河之侧,也是我家的祖籍地。这条河叫凯江,系涪江的支流。我18岁以前是在故乡度过的,大河陪伴我了幼年、少年时光。故乡名叫萧家河坝,像小平原一样,收获季节时稻香、麦香满世界飘荡,甚是诱人。顺着河岸靠里的山边住着数百户萧氏人家。水斑鸠、点水雀、牛屎雀、翠鸟等这些喜水的雀鸟,是这条河上的灵物。水斑鸠在傍黑的夜空里鸣叫,压住了一河的流水声,使故乡的河流宁静而安详。河里有各种鱼,常见的有鲫鱼、鲤鱼、青波、石边头、黄辣丁等,我从小喜爱吃鱼,大河鱼很鲜美,离家30年了,那鱼的味道还留在记忆里。我把对故乡的热爱,融化进了《躺在一条河上》《看河》等笔下的诗文:“要学会生存/就去看河/领受一种流动和超越//对河/因为曲折/才得以奔流/前进是唯一的目标”。

出来工作后,虽是矿山,皆与水结缘。在绿水洞煤矿工作20多年,煤矿就坐落在华蓥山天池湖畔。驻地天池镇地名,也因天池而得名。因有天池相伴,煤矿秀色倍增。在办公楼两边窗户,可远眺湖面,见波光粼粼,有白鹤、野鸭翔集;也可见一列列煤车从幽深的井口驶出。乌黑的煤也因秀丽湖水而变靓。矿工和当地居民,常以天池引为自豪,天池滋养了他们的闲暇时光和如歌岁月。后来,我又调到龙滩煤矿工作几年,驻地有龙滩河,系渠江支流,看河流把远山的消息一路带向大海。

那年我调至广能公司总部工作,总部处在华蓥市中心,华蓥市古名叫双河场,一条河穿城而过。我居家在河边,是租的公房,住在三楼。站在阳台上,能俯看河水清澈见底,小鱼打挺,白白的亮光一闪又一闪,各种鸟儿唱着各种声部的歌,调色着呆板的城市天空。有的鸟儿还能戏水,怪生动的。偶尔有一两只白鹤在浅水处信步游走。还有成群的家鸭,云集云散。清晨常被鸟啼醒,不管夏日的白天多么酷热,一到夜晚就很快凉爽下来。在阳光灿烂的中午,有时鸟儿站在阳台沿上,朝着客厅里叫,似乎要与我对话,我幼时就能学鸟叫,我即变鸟叫几声,鸟儿与我呼应对叫,欢喜是欢喜,但我们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,想进一步亲密接触,待我走近鸟儿,鸟儿翅膀一抖就飞了,把我撇在一边,把鸟叫声撒播在了天空里……

白居易曰:“去复去兮如长河”慨叹时间的流逝。生活不会永久地把人固定在某一个地方。

其实,人应该向水学习。乔羽《黄果树大瀑布》歌词中有言:“人从高处跌落往往气短神伤,水从高处跌落偏偏神采飞扬……啊,啊,人有所短,水有所长,水也可以成为人的榜样。”读林清玄的书,被一篇叫《如水》的文章吸引:曾经协助丰臣秀吉统一全日本的大将军黑田孝高,一生擅于用水作战,曾用水攻陷了久攻不下的高松城,因此在日本历史上有“如水”的别号,他曾写过“水五则”:一、自己活动,并能推动别人的,是水。二、经常探求自己的方向的,是水。三、遇到障碍物时,能发挥百倍力量的,是水。四、以自己的清洁洗净他人的污浊,有容清纳浊的宽大度量的,是水。五、汪洋大海,能蒸发为云,变成雨、雪,或化而为雾,又或凝结成一面如晶莹明镜的冰,不论其变化如何,仍不失其本性的,也是水。

这“水五则”,也就是“水的五德”,是值得人深思的。

岁月短暂而漫长,不知生活的浪头把你打到哪个岸边?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河流给你指引的方向,始终是前进的。(萧习华)